范曉萱出新專輯了,連一首歌也沒聽過,但在唱片行一看到就買了。為什麼?也很難說出個所以然來。畢竟現在我在電視上看到她已經不會想要停下來,在演唱會時跟她擦肩而過也沒有一點驚喜的感覺。但是還買她的唱片?詭異。

大學的四年時光裡,可以說全民狂買范曉萱的時代,從RAIN、自言自語到雪人、Darling,從錄音帶、CD到伴唱帶、寫真集,甚至到連小魔女時期也沒放過。在KTV裡自然也是狂唱范曉萱,深呼吸、自言自語、眼淚、雪人、Darling…哪一首不是唱到連MV都會背?甚至電視製作作業要拍MV也放不過她,學長姊、同學到學弟妹誰不是一個樣?

男女老少通吃,她成為一個icon。然後,她變了。

她變了,當然有理由。她說想要做自己,於是理平頭、打洞、刺青。的確這樣起了效果,唱片公司不再逼她扮可愛、去跑幼稚園。(多有趣,別人發片跑校園,她跑幼稚園。)她毅然決然、決定不顧歌迷的聲聲呼喚,毀掉「范曉萱」這個icon,因此也很迅速地自毀前程。但她仍然認定,媚俗的作為才是自我毀滅。

我無法評斷這個雙魚座的女生聰明不聰明、有沒有自己的想法。但一味地反世道操作,最後通常只能站在與世道同一線上,方向雖然不同,但最終仍然處在同一個框架中,無法超脫。

在福茂的最後一張專輯「我要我們在一起」,算是在市場機制下相當脫俗的作品,更讓人相當期待她在離開這個「市場操作為第一優先」的公司後是否能大有作為。

然後,他跟周俊瑋在一起了,也讓我開始對她失去興趣。

他們迫不及待宣示兩個人的結盟,感情上的、事業上的。在那前後,周俊瑋也出了一張專輯,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應該叫「了不起」;如果我記錯了,也只是證明那真的沒有什麼了不起。這兩個人的結合,在我這雙從醋桶裡撈出來的眼睛裡看起來,就像是兩個對音樂充滿崇高理想的年輕人宣示著自己的「眼高手低」。

後來,推出了虛擬歌手漢飽堡,拿黑人和另一個不知道現在在幹嘛的聲音來矇騙大眾,真的沒有什麼搞頭。

絕世名伶的出現,算是范曉萱在主流市場的最後一搏。有沒搞錯?唱爵士在主流市場最後一搏?當然沒錯,主打歌「You Don't Trust Me At All」其實就很Ballad。但撇開音樂性、突破性不論,這其實也算得是一張不俗的作品,可惜期間話題全都繞在壹週刊的Cover Story上了,加上「姊妹們的聚會」這樣炒作話題的作品「加持」,她墮落的形象讓曾經瘋狂的歌迷們都冷底了,覺得真的夠了,如果做自己真的非得要做到這樣,那麼節制一點又何嘗不是良方。


後來,「福祿壽」來了。遑論小倆口之間分分合合的傳言,范曉萱、周俊瑋、金木義則這樣的組合光看著就讓人不開心,打著沙發、電氣這樣「媚俗」的招牌更讓人倒胃口。於是,我連買都不想買。

那麼,新專輯為什麼還是忍不住買了?絕大的原因來自專輯的封面跟名稱,散發著萬般無奈的氣氛。

「還有別的辦法嗎。」這句話被說出來的時候,事實總是「真的沒有辦法了。」而採用句點而非問號的結尾,更可以說証實了我這樣的說法。一個望向遠方的側臉,不是在尋找一個答案,而像是無法正視眼前的困境以及世人的眼光,所給予的一個閃躲眼神。

cheerch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