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目前日期文章:200502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在木柵動物園立的警告標語似乎都成效不彰:在「愛他,就不要餵他。」的牌子旁邊,永遠可以看到一些文盲家長實施「對抗體制」的身教;而掛著「兇猛動物」的獅子獸欄,也有人恃天主的神威入內佈道,不但上了CNN,還被選為年度趣聞之一。看他手舞足蹈的樣子,真的是「不入獅穴,焉得虱子。」

但我建議這位先生,想要捨我其誰趕赴地獄的話,下次不如試試河馬池,別看河馬先生一臉耗呆蹄膀樣,要說起攻擊性他是不遑多讓。在獅子夫婦眼中,您不過就是一根巨型逗貓棒,呼個幾巴掌也只是無聊消遣;然而雖說河馬不吃肉,而且對付入侵者也只有一招,但這上下犬齒一咬合,啪咑一聲!保你肚破腸流,絕對比你公司打孔機有效率多了。

而我原本以為灰狐應該是狡猾、機詭的動物,但竟沒有想當牠原來也屬於「兇猛動物」的一種。於是我站在籠圈外端詳了老半天,跟一堆雜草面面相覷也實在看不出個所以然來。直到許久許久之後我才了悟,牠老兄根本不在獸欄裡,混得還真兇猛啊!

cheerch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2001年12月30日12:30PM,當我還沈浸在前日拜讀舒國治《理想的下午》的甜甜夢中,一通來自和南寺的電話倒是打斷了連美味午餐都喚不醒的周日昏睡,不得已在電話後下樓迎接娘親毫不費心作的超家常午飯(嗚…跟平常的周媽媽不一樣)。

食不下嚥地方咀嚼到一半 神秘兮兮的周小妹躡步走來說道:「阿嬌翹掉了耶....」 「什麼?」當下丟了原本也已經不太想吃的飯碗、跑到鼠籠邊。的確,阿嬌已躺在籠內一動也不動地,無論如何吹氣、搖籠子都沒了反應,當下便與周小妹議論起來,究竟是天氣太冷了還是怎麼造成的,一邊也信步回去吃完那剩下的幾口飯。

好不容易扒完手上那幾口飯,聞訊下樓的周姊姊倒是突然興奮地抱著阿嬌跑來:「阿嬌還活著耶!」不可置信的我和周小妹便開始看周姊姊使魔法。

cheerch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生日,我剛剛發現我忘記跟某人說生日快樂,他的生日也就這麼過去了。然而地球仍然在旋轉,我們的友情似乎也不會就此腐敗,那麼…似乎暫時先這樣也無妨。

或者,我可以假裝我現在在紐約吧!他在紐約的生日才過了一半呢!我還有半天的時間可以懺悔。很好…很好…

或者,讓我點播一首歌吧!他應該會喜歡這首歌,畢竟我應該算是從他那邊認識到張小雯這號人物,這首歌又那麼適合,所以…就它了!

cheerch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