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目前日期文章:201005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說不出「David LaChapelle好屌,一定要去看他的攝影展。」這種話,畢竟我真正認識這個名字也不過才是去年的事。當時在作陶喆的案子,開會時討論到這位攝影師跟他的風格,才特地去google了一番,導演還借了他的攝影集給我們作功課。那時我才恍然大悟,原來這些這些還有那些那些奇奇怪怪的作品都是David LaChapelle,真的是太失敬了。也因此才把這名字記了起來,作為必要的follow對象。

後來,他來了台灣,辦了座談會,但我沒去。

沒去座談會的原因,簡單說是沒時間或排不出時間,其實根本沒有把它列入必要排定的行程。就像我不愛參加電影映後座談會是一樣的,能夠分享創作者的心路歷程應該是相當具有啟發性的,可是每次聽到有人問「請問這張照片(這部電影)是怎麼拍的?」這種問題,我就會想起有次我在台北電影節聽到某導演被問到開場鏡頭是怎麼拍的,導演答道:「There’s a machine to do so. 用機器拍的。」想到那種尷尬場面總是讓我倒胃口。此外還有QA必備題:「請問你想要透過作品表達什麼?」其實我是覺得如果你看完了以後仍然沒有感覺到的話,問了這題也是白問。但因為座談會大抵就是這樣,加上我也沒有強烈想要跟他合照或是當面表達愛慕之意的企圖,所以座談會我總是自動跳過。

cheerch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Forecast      by Jason Mraz

Well I heard that it might be raining bed sheets and lover`s words
聽說天空將降下一陣床單雨 還有愛人的甜言蜜語

cheerch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不好意思用了這樣的標題,但如果有任何冒犯我也不打算多道歉或解釋什麼,我只是想要凸顯現在的社會氣氛跟新聞操作到底有多荒謬而已。

話說在前頭,(目前)我不支持廢除死刑。也就是說,(目前)我覺得台灣應該保有死刑制度。但是,為什麼我會這樣想呢?

在這件事被炒起來之前,我是百分之百支持廢除死刑的。因為我覺得一個人不管犯了什麼樣的滔天大罪,只要他有心悔改,都值得有再一次的機會。但這並不是說那些殺了人命的人,會因為死刑廢除就被當庭釋放、不需付出任何代價。他們當然還是需要面對法律的審判以及必要的懲罰,只是「以命抵命」的邏輯,對我來說並不成立。(好啦!被害者家屬等一下,還沒輪到你們上場。)

cheerch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