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寫過的歌還不多,但是總有幾首印象特別深刻(廢話開場)。「那個女孩」是我第一次,也是目前為止唯一寫過的對唱曲,而且還是男男對唱。但還好發詞的時候就言明不要寫男男戀,不然不知道會歪到哪去也是很難說。(但是,會有人想看陶喆跟盧廣仲的 BL 嗎?)

剛收到 demo 的時候其實是覺得困難的。困難的不只是來自於對唱本身,而是因為在副歌的地方,兩個人不是客家山歌式的「你一言、我一語」,而是一句之中就有你來我往的麻花辮式對唱。陶先生在發詞的時候也說了,他覺得這首歌他想要表現的是兩個人之間的默契很好,好到可以 “finish each other’s sentences”。

Frozen-We-Finish-Each-Others.gif

當然這樣的說法跟 demo 呈現出來的樣貌是相符合的,可是當時在專輯中已經完成了另外一首也是兩個人合寫、對唱的「逗陣兄弟」,講的就是 brotherhood 的主題。為了避免重複,這首歌詞勢必要另闢蹊徑,但又不能往 BL 寫 ( 是有多想寫 BL ),所以著實傷了點腦筋。最後才想說,兄弟間有默契的極致應該就是連對女生的品味都一樣、愛上同一個女孩吧?於是寫下了腹黑的「那個女孩」。

, ,

cheerch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