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我爹說:「等你結婚要請一百桌,然後不收紅包。」
我說:「神經病,那你自己去結。」

說實在的,有這樣一個爹,想到結婚都會喘。先不討論獨子的問題,光是他那走到哪裡都能遇見親戚朋友的四海性格就夠你受的。試想寄發的喜帖中有八成是你不認得的名字,另外有一成半算是勉強牽得上線的、媒人是某個勤走基層的家族長輩、致詞的是你沒投他票的地方首長、牆上掛滿的是各大行政機關和民意代表公關室派發的賀聯、伴郎伴娘是姨姑舅伯家還未出清的存貨,此等排場相信對於生活在台灣的兩千三百萬同胞都不陌生,誰敢說自己從小到大沒吃過這樣的一場喜酒?又有誰敢確定自己不會是下一個犧牲者?

因此,我還是先預告我的抗議。

在農曆年底這段結婚的旺季中,所幸我的紅色炸彈中標率不算高,倒是作了兩場伴郎,心中有了一些想法:1. 我的婚宴絕不邀我不認識的人。 2. 我的婚禮上不准出現紅色的東西。

當然,這是頑強的抵抗,挑釁性的反應自然也如海浪湧來:「你爹可能從今天起會幫你排schedule去認識所有親朋好友。」「那紅包算紅色的東西嗎?」如斯爾爾。雖然說我不願意輕易放棄我的想法,但是透過對於婚禮的觀察,使我不得不重新思考「台客式」婚禮的各個環節及其各自之存在價值。

在初步的設想中,我發現了一個有關「天下父母心」的大陰謀:沒錯,這是一場秀,一場家教成果展,一場老王賣瓜的產品上市慶功宴,新郎新娘不過是伸展台上貓步的Model,賀聯是CAS、GMP或是最新的ISO 2002,伴郎伴娘是下季商品的概念perview,媒人是掛名的研發者,證婚人則負責吹捧產品是多好又有多好,好像是親身試用過了一樣。當然,最重要的是,一場發表會的成功與否,攸關到家長的品牌形象,所以如何在現場上千媒體面前驕傲地展現其產品的完美,便成了舉辦一場婚宴的首要工作,Model的主要功能不過是穿出一身假笑以確保媒體發稿時不會出現負面新聞,其餘的 Who Cares?政府在取締假菸假酒假認證和cable假廣告時,不妨也來取締這些假惺惺的人類。

當然,你可以說我這個有恐婚症的人太悲觀或是太陰謀論,我可以虛心接受。但是有一件事我可不依,那就是一些不專業的表演者(不是指過肥的脫衣舞孃或者是會「奶襲」客人的鋼管辣妹),而他們極有可能是導致近年離婚率屢創新高的元兇之一,請相關單位特別注意:從前從前我已經抱怨過一些不明究理的人老愛拿「I'll Always Love You」這款分手歌或「My Heart Will Go On」這款死人歌來求愛,但是今次我發現了一個經典:曾任黃香蓮歌仔戲團一線花旦的易淑寬小姐,在婚宴上唱「燒肉粽」開場,自卑自嘆歹命人地就已經夠唱衰了,接著唱起「一陣風」時還能串個祝賀句叫做是:「唱這一陣風,祝你早日作阿公」,不知道當她唱著「愛情~親像一陣風,來無影~去無蹤~」時,花錢的爺們心中何等滋味,可能鈔票飛走的感覺也像是一陣風吧!

為了要首尾呼應,我決定下次我爹再提有關結婚的事,我就要告訴他:「愛情親像一陣風,祝你早日作阿公!」

謝謝觀賞

創作者介紹

CHEER.chou

cheerch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歐凱特
  • 給你拍拍手<br />
    產品上市慶功宴<br />
    你描述的太妙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