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ko,
貓對於日本人來說是什麼呢?

「我不是太喜歡貓。」

這話從一個愛狗人士嘴裡說出來一點也不新奇
而我也不是太喜歡日本

東京之行的尾聲
兩名遊伴已轉往關西去準備新年
留在東京的我和阿男 則決定在原宿街頭分道揚鑣
這對於兩個視野不同的人也不失為逛街良策

逛竹下通的那天是個艷陽天
但還伴著冷風刮臉
那種年終的熱鬧景象已經完全在人潮中浮現
日語初級未滿的我還停留在"阿哩嘎豆"的牙牙學語期
唯一新學會的句子是"ka do i de su ga?"(可以刷卡嗎?)
也在摸索中聽懂日本許多店家滿三千圓才接受刷卡的規矩
這當然得算進"不喜歡日本"的一點

如果要逐店逛完竹下通
恐怕阿男會在無印良品等到七竅生煙
所幸人實在太多 而我的耐心也十分有限
只得點狀式的各個擊破 逛到哪就算哪
看到喜歡的就買
即使這樣的毀滅性 對於我這種愛買小東西的人來說已經相當足夠
然而 這趟旅行回來後 最大的感觸是:
「我的錢都花到哪兒去了呢?」

東京處處都得花錢

而即使天氣有夠冷 看到可麗餅小店
又忍不住從資料庫裡掀出似乎讀過竹下通的可麗餅乃東京最早流行之處
然後學著一旁巷內台階上的大夥兒
掏了荷包 買了 坐著 就吃了

這隻雜色貓躡腳走到屋簷陰影的邊際
然後便停下 瞇著瞳孔睥睨四周吃著可麗餅的人們
我還以為這群祖先來自熱帶的小妖精們比較喜歡曬太陽
然而 牠就端坐在那兒
略顯肥厚的皮毛驕傲地炫耀著他是日本的貓
牠的眼神告訴我:「就算要賞我你手上的食物,我也未必就有興趣了。」

「就憑你?四腳畜牲!」莫名地跟那貓嘔氣
我不懂 什麼時候開始
這款叛逆物種也堪養作寵物之用

於是用數位相機迅速取得這隻漫不在乎的雜色肥貓尊容
但不想把牠的臭臉公諸於世
特留一角東京和煦的冬晴
與牠不跨越雷池一步的堅持為證

事後回想起來
當年在紐約二大道的street fair上也點過這樣一份相同口味的香蕉草莓可麗餅
其粗糙處理大約跟士林夜市蚵仔煎相去不遠
但附近沒有貓
也有熙來攘往的人群
那是一盤在狂風中搶救糖霜快速完食的可麗餅
滋味記得不多


創作者介紹

CHEER.chou

cheerch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