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媽常說:
「要不是頭連在你脖子上,你連頭都會弄丟。」
雖然我想狡辯,但現實是很殘酷的

冬天的東京地鐵總是暖烘烘地招人入睡
就在成行的第二天
返回住處迎接另兩名遊伴的電車上
我睡著了

自助遊紐約的時候
當地友人對我總是把皮夾拿在手上
坐下時就往桌上隨手一擺的習慣相當感冒
三申五令地要我乖乖收好
這樣的舉措 即便在治安為人詬病的大蘋果裡胡混一個月也能全身而退
但到了東京
卻是一個不小心 皮夾就一溜煙消失眼前

在便利商店裡為了一盒可愛的飲料Amino掏不出錢時
驚覺不太對勁
那種驚覺是沒翻背包也清楚知道大事不妙的神經抖動
開始回溯搜尋記憶:

 地鐵站到便利商店的路上停了一個電話亭一台販賣機、
 步出地鐵站時手上只有拿傘、
 出閘門的票是從外套口袋掏出來的、
 在新宿站轉車時沒有出站、
 最後一次拎出錢包是買車票。

脈絡漸漸清楚:結論是「皮夾是掉在地鐵站內」

出國旅行掉皮夾是一件相當要不得的事
但我還暗自慶幸白天時多花了一些現金
皮夾僅剩約八千日圓、國際電話卡、身分證、以及一張信用卡
掛失了信用卡之後其實在沒有太多可以擔心之處
因為不只我媽知道我很脫線
我爹早在我第一次出國旅行時就「下令」我將錢分裝
甚至差點在送行前為此翻臉

所以這趟日本之旅
我也自然將現金與信用卡分裝在三個皮夾
還留一筆急難現金用信封裝好塞在旅行箱某處
這筆急難現金的數目
以你落腳處到機場所需交通費為基準
只是為了確保有狀況發生時 還能夠順利回家
「別把雞蛋放在同一個籃子裡」是簡單的道理
實行起來略有不便就是

叛逃的皮夾是林大姊送的棕色Camel皮夾
裡面留的識別照是跟李同學去墨爾本時
兩人自以為在巴黎 學愛蜜麗所拍的快照
但 以上陳述
全比不上阿男從網路上印來的英文拼音急難日語有用
嘰哩咕嚕地講過什麼已經忘記
總之
費了一番唇舌加肢體語言加實物比劃才總算交代清楚
8:30 六本木 新宿 馬喰町 棕色 皮質 8000日圓 信用卡
焦慮地等待站長面紅耳赤地電話聯繫
最後換來一串電話號碼
他請我隔天中午打這電話去問 看有沒有消息

其實那天晚上我最掛念的不是錢包要趕快回來
而是一個該死的友人竟然不接我的越洋祝壽電話

隔天 我們就去了箱根

再回到東京是耶誕夜的事了
錢包的事後來委託了同行友人的遠房日本表妹代為查詢
我的漠不關心在此十足顯現
我們一行四人加上地陪表妹約在台場共度耶誕夜
但我不但在Mall裡逛過了頭 錯過了相約的時間
見了面後一直到吃完飯大約超過一小時 也都沒想起要問皮夾的事

要是我是皮夾 應該也會氣得離家出走

然而 皮夾是找到了
在付賬前那一干人等帶著奸詐的眼色宣佈了這個喜訊
代價是「晚餐我請」 Sure!
那種豪氣干雲是好像原本篤定了這錢就是沒了找回來也沒價值了
所幸真正昂貴的大餐廳根本在耶誕夜擠不進我們
然而這一頓下來也讓失而復得的現金當場縮水一半

吃完拉麵!再攻章魚燒!
好像請客是會上癮的一樣
我其實不知道皮夾找回來是不是真的賺到了
但是我開始了解到錢到底都花到哪裡去了

東京之行重複最多次的食物除了拉麵大概就屬章魚燒
連嫌章魚醜不吃它的阿男都願意來上幾口




2002的TOKYO X'mas
我失而復得的錢包與我的放浪形骸

創作者介紹

CHEER.chou

cheerch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