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臉喵,約莫五歲又十一個月,生於大三上《知識論》課堂筆記。那是一門不賴的哲學課,而我是一個不肖學生,只好以花臉喵漫畫與林大姐交換精美筆記。

花臉喵的誕生,原先是在詮釋一隻笨貓有幾種被虐死的方法(與知識論無關)後來因為他實在太搶戲又大受歡迎,就大牌了起來。

花臉喵是隻脾氣很不好又愛放話的貓,而且相當沒耐性。只要有東西礙眼,牠就會毫不客氣的批評。因此,即使是個漫畫角色,操練髒話對他來說也實屬正常。

花臉喵姓花,名臉喵。出生大約半年後才給命了名。
在本人出馬競選「國立政治大學校務會議學生代表」時,英勇花臉喵一肩扛起了輔選的重責大任,帶領著狡兔洪蘿剝等同夥殺遍男女宿舍及風雨走廊公佈欄。而在一陣腥風血雨中,我當選了。我不知道是誰勞苦功高,因為我的政見只有一條,叫做是:「你的意見就是我的政見。」(噓~千萬不要被我的老闆聽到,不然我就甭作廣告文案了)

花臉喵雖然是隻性格乖劣的惡寵,但是牠受歡迎的程度超乎你的想像。不僅常常被點檯,指名要扮裝獅子綿羊。而且牠越使壞,觀眾越愛。從花系列的顧小春趙士芬到霹靂火的劉文聰李艷萍,都可以在花臉喵身上找到角色原型。

但花臉喵也不盡然使壞。至少,牠就為我行過一些好事。
最具代表性的,莫過於搭起我與偶像陳珊妮之間的橋樑了。

這事發生在那一段追星的日子裡:
只要陳珊妮在女巫店開唱,我就會到場報到。當時她已經是女巫店一等一的紅牌了,但還不至於像現在每場演出時那樣幾近失控的爆滿,至少還有張桌子可以坐下,安心的聽歌,散場後也還可以藉簽名之便跟偶像聊上幾句。

記不得是哪一場了,我第一次畫了貓給陳珊妮,主題是《肥胖者的悲哀》
「不是我喝了酒,是今天的你太瘦,你從縫裡溜走,我還來不及在門框上抹油。想要跟你走,想要無聲無息陪你溜走,我卡在門口,歌誦奶油,歌誦自由。你悄悄溜走,不陪我,留下多心的奶油,拋棄癡情的肥肉。讓你走,讓你走…」

歌是這樣唱的,而畫裡面是花臉喵的大頭卡在門框上哀鳴。
她很喜歡,於是之後去聽演唱我都畫。
我想,有一陣子,我的代號應該是:「那個畫貓的。」
也因此,我對花臉貓掀起了一陣莫名地醋意:「幹!這傢伙竟然比主子還紅」

同樣熱愛花臉喵的友人馬刷曾經勸我不要以此為忤,大概是說「一喵得道,雞犬升天」或是「留得一喵在,不怕沒柴燒」一類的話吧!可我就是不識好歹,自顧自的揚言:「賤貓!就算不靠你,老子也會紅的!!」

花臉喵近兩年來幾乎息影,但重出江湖仍然魅力不減當年,剛在MSN照片現身,就獲得新舊影迷的熱烈迴響,但我不想主憑貓貴,就放逐他到明日報來供大夥兒玩賞囉!

下回還有新奇寵物大公開,請期待。


創作者介紹

CHEER.chou

cheerch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