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 Mar 05 Fri 2004 14:09
  • 十年



十年之前,我認識了這群死傢伙。

狗,高一同班同學,會走得近是因為他表妹是我國中同學這樣不遠不近的關係。他老是說我們高一時會手牽手去福利社,真的有這種事嗎?懸疑啊懸疑!

吳偉,是高一隔壁班的,當時一起進了合唱團。每天早上當大家要前往升旗時,在前往練唱的路上,我就會看見這制服筆挺、天天打著領帶、戴著深度近視眼鏡的老土。

無尾熊,關係更遠一點。敝人高二擔任民唱社長時從吉他社挖來敝社當幹部的傢伙,賄賂的技倆是升高二時一整個暑假下午的羽球與彈吉他唱歌時光,這傢伙的吉他彈得很好,打球賤招很多。

高二分班後因為社會組跟自然組男生要併班上軍訓,剛好又跟狗他們班併到一起,手牽手上福利社之外的孽緣可謂不淺。因此也只好不顧江湖道義的「請」這位新傳社的社長委身敝舍來當個小小庶務。

吳偉到民唱社就顯得自投羅網了一些,高一上不知道在什麼海鷗社混,高一下自己就乖乖投誠了。升高二時,我當了社長,他當上活動長,加上合唱團的練唱時間,看到這傢伙的時間還真夠多到膩了。

畢業後,真正還算在延續「歌唱事業」的,大概就無尾熊吧!過激的高中社團生活讓我對大學社團興趣缺缺,畢竟玩內容的都差不多。但大學時的無尾熊積極參加校內歌唱比賽、到民歌餐廳去打工、交了人靚聲甜的女友,還跨足到政大金旋獎來陪我抱了一個小亞軍(練唱時間大概前後…兩小時)。

狗重考一年後,就跑到遠遠的台中去了,進入我姊的管轄範圍。其實說「我姊」也不甚對,因為好像高三時,我們就私下交換了姊姊,所以我姊變成了他姊,他姊變成了我姊,夠混亂吧!

而我很榮幸能跟已經看得很膩的吳偉考上同一所大學。於是他邀我在新生訓練前一天去爬政大後山。如果當初給我多點時間考慮的話,我不會幹這樣的傻事。你無法想像在新生訓練時學長姊聽到你已經爬過後山時的表情,畢竟大概80﹪的政大畢業生是不認識政大後山長怎樣的吧!

誰都沒想過無尾熊會是最早結婚的,因為他在我們這群之中年紀最小(其實也才差幾個月)。這個獅子座的男人,在「事情發生」的時候還是挺有責任感的。老婆是個學妹,婚禮時那個人靚歌甜的前女友也有來。當場有人問我不知道她是什麼感覺,我不知道,我覺得這樣也挺好。

上個週末大家見了面,因為吳偉要結婚了,對象是從高中起就看對眼、大學時苦追的女友詩詩,兩個人的羅曼史前後時間長達十年,聞者無不慨嘆:像吳偉這種癡情漢應該送給博物館巡迴展覽。至於為什麼選在謬傳中的「孤鸞年」結婚,根據當事人陳述,是還沒有「事情發生」啦! We'll see then.

當天餐桌上大家叨叨絮絮的討論著婚姻經、男女相處之道,我跟狗這兩隻羅漢腳既然插不上話,也就只能稍微討論一下:聽說大陸的很便宜…

十年之後,我們會在哪裡呢?


創作者介紹

CHEER.chou

cheerch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周阿季
  • 這篇竟然沒人留言??好怪!!<br />
    <br />
    這幾個傢伙(包括周阿啟)的高中生活,我好像都還有參與到前兩年<br />
    而且高中時竟然還有人說我是"戴假髮、穿女生制服的周阿啟"<br />
    <br />
    不過,"過激的高中社團生活讓我對大學社團興趣缺缺,畢竟玩內容的都差不多。"<br />
    我再同意也不過了!但是,我個人經驗還得加上一條<br />
    "大學念景觀系,趕圖趕到連睡覺都沒時間了,還玩社團,找死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