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門上的紗窗修一修吧!」我說。終於在天亮左右聽到今天的第一聲鳥鳴,想著橘子的季節就快要來了,CD Player 卻還找不到適合的音樂投宿,然而你哼的歌我已經聽了八百遍,或者八百零一遍吧反正我也沒有仔細的數過。家裡的吉利昨天向我哭訴,我知道不是妹子就是隔壁的貓又使壞了。所以,我想,這次也許真的就如我所猜測的那樣吧!一點不錯的,雲當然是固體而不是氣體。甚至,變成雪或雨或冰雹落下,砸在一片窗上。把屈服看成了屁股,把依附聽成了衣服,但仍相信休姆所言不假。即使你不認識他也沒關係,就像他說的那樣那我又幹嘛相信有這個傢伙說過這些話。反正,兔子開始喵喵叫時,我會揍猴子一拳。然後,猴子咬我一口、我踢翻了金魚缸、金魚死咬著塑膠水草不放。天花板上的電扇轉了起來,將趨光而來的金龜子被切成兩段。一段打掉了金魚口中的水草,一段打到了書桌上那本讀了一半的百年孤寂。風吹起,一截的金龜子屍體被流出的黑色體液黏在沒讀完的那一句上。於是決定不唸了,去修門上的紗窗、去聽鳥鳴、去吃橘子、去幫 CD Player 找音樂。去數數你哼的那首歌我到底聽了幾次、去聽吉利哭訴、去搞清楚到底是妹子還是貓使壞。去猜一猜、去摸一摸雲、去認識休姆、去聽兔子喵喵叫、去揍猴子一拳。然後你如果還想知道再來會發生什麼事的話,非常的歡迎…




作者: chier (我很怪很怪的..) 看板: chat
標題: 名片
時間: Sun Sep 13 23:10:18 1998


創作者介紹

CHEER.chou

cheerch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