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nus williams

繼法網第二輪敗北後,大威在曾經五度奪冠、出入猶如自家後院的溫網慘遭首輪清盤出局。這兩場賽後,無論大威在訪談中如何泰然自述,在大家的心裡早就已經宣告大威的時代結束。而媒體之所以沒有挑明了用「退休」的字眼來質問,一來是大威已經三番兩次宣告把參賽奧運當作一個目標,二來更是大家都知道她生病了,感覺用關懷的方式來探問比較合宜。

大威在這兩場賽後訪談都提到,她現在面對的是一般運動員不常面對的處境,但她不能因此失望,人生充滿挑戰而她願意接受挑戰。這讓我不禁會想,如果大威沒有被檢查診斷出 Sjögren's syndrome,她會如何面對自己現在的表現?

當然,大家總是說,你清楚瞭解了一件事,才有辦法去面對、處理它。但是人生有很多事,知道了似乎比不知道還要糟糕。

因為你不知道期末考題會是什麼,只好把這學期教了的範圍都念了。一旦老師洩題,恐怕你這一整個學期到頭來會吸收進去的,只有考過的那幾題。

因為你不知道對方願不願意跟你交往,所以你願意為他設想一切做到好。一旦你知道對方也為你傾倒,剎那間好像你就可以有所選擇跟保留。

因為你不知道這場演唱會有沒有 encore,於是便格外努力吼叫、渴望後台的歌手聽到,願意再登台獻唱。一旦你知道這場演唱一如以往會有七次 encore,難保你不會稍微吝惜了你的掌聲與吶喊。

因為你不知道公車什麼時候到站,你總是快快收好東西再漫步去等車。一旦裝了轉乘通app、知道了這班公車將在三分鐘後到站,需要用力跑才趕得上,於是決定先放棄了再摸一下、等下一班。摸完之後,發現下一班又是三分鐘到站,如此惡性循環,最後就浪費了更多時間。

也就是說,當你在面對一個你期望、渴求能得到的東西時,你對於整個態勢的面目越了解,也就越給了自己鬆懈的理由。

我當然不是說大威把這個不治之症當作一個擋箭牌、用來合理化表現不佳的事實。我個人非常欣賞大威,她是一個非常奮戰的選手,我也相信她是花了非常大的努力才克服病痛、重返球場。但是會不會,在某幾個片刻,當她感覺就要跑不到、回不了的時候,心中會有個聲音說:「沒關係,我沒辦法的,因為我不舒服。」如果她從來都不知道自己身體的狀況,看著自己日漸被超越的狀態,她會不會會更逼著自己跑快一點、試著把球接回去?

如果是這樣,這個病痛所造成的已經不是體力或技術問題,而是信心問題。她不再有那種不顧一切的衝動跟決心,而變得有所保留了。所以,是不是真的有些事情不要知道比較好?

當然如今這些都已經只能是假設性的問題了。我對大威的喜愛也不會差在多幾座獎杯、獎牌,只希望她能夠健康快樂地繼續做她想做的事、喜歡做的事。我唯一要煩惱的是,在她終將決定要放棄網球之前,我還有沒有機會親眼看到他的比賽呢? -- 我不知道!

創作者介紹

CHEER.chou

cheerch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