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目前分類:永遠的詞窮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雖然寫過的歌還不多,但是總有幾首印象特別深刻(廢話開場)。「那個女孩」是我第一次,也是目前為止唯一寫過的對唱曲,而且還是男男對唱。但還好發詞的時候就言明不要寫男男戀,不然不知道會歪到哪去也是很難說。(但是,會有人想看陶喆跟盧廣仲的 BL 嗎?)

剛收到 demo 的時候其實是覺得困難的。困難的不只是來自於對唱本身,而是因為在副歌的地方,兩個人不是客家山歌式的「你一言、我一語」,而是一句之中就有你來我往的麻花辮式對唱。陶先生在發詞的時候也說了,他覺得這首歌他想要表現的是兩個人之間的默契很好,好到可以 “finish each other’s sentences”。

Frozen-We-Finish-Each-Others.gif

當然這樣的說法跟 demo 呈現出來的樣貌是相符合的,可是當時在專輯中已經完成了另外一首也是兩個人合寫、對唱的「逗陣兄弟」,講的就是 brotherhood 的主題。為了避免重複,這首歌詞勢必要另闢蹊徑,但又不能往 BL 寫 ( 是有多想寫 BL ),所以著實傷了點腦筋。最後才想說,兄弟間有默契的極致應該就是連對女生的品味都一樣、愛上同一個女孩吧?於是寫下了腹黑的「那個女孩」。

, ,

cheerch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首歌當初寫得很快,聽完了幾次 demo 之後就大概定下了「浪漫無知」這個主題,然後醖釀了幾天,坐下來幾個小時就寫完了。其實有點出乎自己的意料,因為原本的 demo 是有歌詞唱在裡面的,通常在這種情況下我都會嚴重地被本來的歌詞干擾,需要一些時間在腦袋裡把那些記憶洗掉,才能把自己要說的故事填進去。但可能「浪漫無知」這個主題有切到我自己的 insight,所以感覺來了就擋也擋不住了 ( 很敢講 )。作曲是 C Y Kong,他幫王菲跟 Eason 這兩位我心目中的神寫過好多歌,能夠幫他的歌填詞真的是開心得都要升天了,更開心的是 Freya 也說她超愛這個詞。所以,這也就成了繼「我的病」之後的病態第二部曲了...



不能更快樂嗎

cheerch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嘗試寫歌詞其實已經是好幾年的事了,一路上很多朋友給過機會,但總是沒有辦法很聚焦地把想講的故事填進既定的旋律格式裡。失敗了太多次,自己都覺得丟臉,一度已經放棄、覺得自己根本不是吃這行飯的料。但感謝 Jeanna 跟 Jim 一直不斷給我機會、鼓勵,比我還相信自己。甚至在我欠缺動力、說出「我可能需要一點 push」這種丟臉的話的時候,給我一記當頭棒喝、告訴我:「你應該要 push 自己。」讓我了解到其實是自己的問題。於是,之後只要有機會,我就沒天沒夜的寫。終於,我賣出去了我人生的第一首歌詞。

發詞的時候製作人並沒有特別給什麼方向,只是要我自己去感覺這首歌的故事。GJ 的 demo 原本叫做 happiness,但是聽 demo 時我卻一點都感覺不到快樂,卻是 love / sick 這樣的字眼飄過腦海。也就是,愛就像生病了,明明身體很不舒服,卻又很想要繼續享受那樣的昏沈。後來 GJ 看到了歌詞,說這種病態就像他當初寫 happiness 想要傳達的心情,他很喜歡。再加上編曲也同時走向一個迷幻的路線,配上 Freya 用一種有點沈溺跟歇斯底里的新唱腔來詮釋這首歌,「我的病」就這樣一路病下去、病得很徹底。I’m more than happy to have sold my first lyrics to this song. That’s my happiness now. 哈哈!


, ,

cheerch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