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目前分類:文藝情流感 (3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笑看了一個OL的人生90分鐘之後,
燈一關,一個巴掌打在我的臉上,過了兩天才痛。
羞昂APP
星期一晚上10:30,我關上辦公室的燈。
作為另外一個經常性最後離開辦公室的人,

cheerch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太習慣將心情投射在情歌裡
一個人的時候 兩個人的時候
單戀的時候 失戀的時候

cheerch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後來大家都沉默了
當火炬在眼前熱烈的爆發著新年祝福
我寧靜地感覺到自己的疲憊

cheerch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Spread your wings.


cheerch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有些人喜歡在愛情裡面經營不幸
好像愛得越苦 越崎嶇 越楚楚可憐
最後得到的就越珍貴

cheerch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 Sep 26 Fri 2008 15:59
  • self

I love myself.
I kiss myself.
I beat myself.
I fuck myself.
I talk to myself.

cheerch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 Aug 14 Thu 2008 14:19
  • 總是

總是想說些什麼
然而最後只是想了卻沒有說

總是覺得事情應該是這樣的
但其實心裡根本沒有半點把握

cheerch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 Dec 02 Sun 2007 04:32
  • 果蠅





cheerch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 Nov 29 Thu 2007 01:54
  • 火柴





cheerch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cheerch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am I, or am I not?
can I, or can I not?
will I, or will I not?

cheerch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我直覺地相信
他們之間有些什麼
在這夏天的夜
不自禁的汗水
以及大量被需要的飲用水

cheerch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這不是一種正常的相處模式就是了

就是我們兩個人在一起的時候
好像很少會去聊到一些比較心裡面的事
就是 沒事會打打鬧鬧的

cheerch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她用右手敲打著他的左胸、附耳尋覓那偽裝過的密室裡可能藏著不為人知的過去,同時左手忙著在自己慘不忍睹的心牆上補土、為不願分享的舊傷粉飾太平。嘴巴裡喃喃地分享彼此福禍與共的承諾,眼睛卻也為他眉角流洩的一絲不願而埋怨不已。

我們非得要在愛情上扒糞嗎?很多事情,知道了不見得好,但就是非要知道不可嗎?就像童話中的藍鬍子,即使他如何體貼溫柔、百依百順,而只有一個小小的要求 -- 別打開閣樓的房門,你都辦不到嗎?是的,這是個偉大的愛情預言,給每個偉大的愛情潔癖。但在愛情裡,你扳得倒、殺得了藍鬍子嗎?閣樓的鑰匙,這把削鐵如泥的雙面刃,開了門後透出的血紅色死亡射線威力所向披糜,爆發前沒人料想得到,爆發後沒人承受得了。

問你後悔嗎?問你為什麼不能遵守規則、好好的來一場愛情遊戲?但是愛情又有什麼道理可言呢?愛情總是偽善,美其言是一種經營、一種行銷,但這種你來我往的雙向消費模式,讓我們互相要求完美,各自掩飾缺點;讓我們假意地開誠佈公,卻自私地留下一些自己,希望演一場成功的偷天換日,騙得另一個人的全部。如此爾虞我詐的拉鋸,既供需失衡又缺乏市場機制,怎麼可能不出問題?

cheerch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夜裡,床前明月光。朦朧間我翻過身,眼前掠過的一道黑影,霎時在我手下化作慘死灰白牆上的王嬌蕊。那溫熱迸發的鮮紅來自她,也來自我。但這事兒絕不是張愛玲說的「娶了紅玫瑰,久而久之,紅的變了牆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還是床前明月光…」那麼簡單。

王嬌蕊說:「我的心是一所公寓房子。」但誰又何嘗不是?我這房子也是租來的,入住時房東還刷上了初見孟煙鸝時那樣的氣質白漆,卻還來不及讓水氣弄到剝落斑駁,就先讓王嬌蕊你給污了。但我沒像佟振保那渾蛋戲謔著地反問妳:「那,可有空的房間招租呢?」妳卻好意思自作主張地往我身上招呼。這情形自然容許任何人扮演佟振保這自私漢的角色,大手一揮就送你一個肝膽俱裂、血濺五尺。

當然,如果可以選擇的話,妳也願意死在某某的胸前。但天堂有路你不走,偏偏上了佟振保的床來尋死。妳的公寓房子當然是等不到他來給妳拆了重蓋,而我的房東在這公寓房子重新招租前,也得洗刷掉你這顆遺落白牆上的硃砂痣。妳說這之間分寸的取捨不是很難嗎?轉眼之間,那一點妳從他心裡汲取的熱烈,就隨妳的五臟六腑一同濺射在牆上,成了一抹見著都嫌髒污的蚊子血。

cheerch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 Nov 16 Sun 2003 17:54
  • 秋祭

窗櫺剪下一頁雨景
秋天在今晨早夭
不想離開的 走了
留下揀剩的回憶 精心打包
天黑後也不想再被看見

cheerch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Nov 11 Tue 2003 02:25
  • 我在

親愛的
我在
你不在

我在思考

cheerch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的眼球炸開了蹦出一股墨色沿杯緣淺淺暈開
當下的震驚恐怕你無法體會
讓我對傾圮的承諾釋懷

cheerch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們怎麼了?
不再玩些無聊的小把戲
也沒有你死我活的爭執

cheerch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Aug 05 Tue 2003 18:16
窗,在你的心靈邊緣
窗,在你的視線後面

你打開那一扇窗
就會看到那樣的風景

cheerch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