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說紐約是世界上最懂得城市行銷的都市,那麼也別忘了感謝電影工業的為虎作倀。好萊塢特愛拿這個充斥符碼的城市作文章,才讓紐約不只是上城的「慾望城市」和下城的「六人行」;也是赫本的「第凡內早餐」、伍迪艾倫的「曼哈頓」、湯姆漢克和梅格萊恩的「西雅圖夜未眠」加演「電子情書」;小鬼當家成功後改鬧紐約、小白老鼠史都華迷了路也在紐約。哪一天白袍甘道夫要不要也來cosplay自由女神,或讓哈利波特前進洋基球場打魁地奇?

愛情喜劇與劇情片靠取景紐約風情賣錢、為景點堆砌附加價值,科幻、災難片則以摧毀這些地標為要務:「終極警探」在華爾街處處驚爆銀行大樓、「大金剛」強抱帝國大廈狂搞阿魯巴、「MIB星際戰警」放外星蠕蟲進地鐵大啖列車、「蜘蛛人」與綠魔鬼把梅西百貨遊行搞得肚破腸流、「X戰警」選在自由女神頭上動土、「世界末日」用隕石轟遍全球也少不了紐約一份…諸如此類,不勝枚舉。

而曾經在ID4裡轟掉白宮,又把「酷斯拉」肚子搞大後流放麥迪遜花園廣場下蛋的好萊塢大導羅蘭艾莫瑞奇,新片再度槓上紐約。「明天過後」明明是南極冰山崩解引發全球氣候異象的故事,大導演卻硬是施展蝴蝶效應,把半個地球遠的帝國大廈變冰柱、自由女神手執雪中殘燭當作賣點。就像是明明在太平洋島嶼上誕生的酷斯拉,卻非得不遠千里來到大西洋岸的紐約登陸,直搗世界之都才更顯得牠身價不凡。如此說來,賓拉登會選擇炸掉雙子星大廈,也不算太有創意。

當然,大導演愛臨幸紐約不是沒有原因。人文薈萃、地標明顯當然是其一;但紐約市政府干犯眾怒的開放封街拍片政策,更讓天堂不再遙不可及。「魔鬼代言人」裡一幕基努李維走出辦公大樓,外面市街死寂有如空城讓人印象深刻。但在台北市,想要拍這樣的場景最好是清晨天方破曉時開鏡,還得要設法驅離送報送牛奶的、早起晨跑的老頭兒、徹夜未歸的廣告新貴、阿貓阿狗流浪漢,一個閃神上班的車潮馬上湧入。這麼費神的工作,不如用電腦3D畫一畫比較實在。

三年前去紐約鬼混的時候,就這麼有幸能看到亞當山德勒在洛克斐勒中心外拍「凸槌大亨」,不但週遭有警察幫忙維持秩序,工作人員也算好聲好氣地告訴你什麼時候可以拍照、什麼時候請大家配合安靜。不過因為站在對街的聖派翠克大教堂,實在有點看不清楚,就跟工作人員閒聊了幾句。一個黑妞大剌剌的告訴我說:「太可惜了,如果你早半個小時來,可以看到薇諾娜瑞德。」嗚!真的好可惜,那妞畢竟曾經是我唯一可以指名說長得很好看的女仔。

對於還沒去過紐約的人,電影裡畢竟給了太多非去不可的理由。而對於我這種去過又能在街上有巧遇的人,似乎重遊舊地的必要又更多。所以紐約也只好繼續容忍好萊塢導演的欺負,忍辱負重地等待曼哈頓新興的電影製片區翠貝卡成長茁壯,也許有機會製拍更深入紐約客生活內裡的紐約電影,而不再只是販賣浮面的外在形象。

反觀在華文電影世界中,比較接近紐約情況的大約是有電影工業加持著的香港,比起台北、北京、上海都還先登國際視野。而所幸在技術面仍力猶未逮,讓災難片的發展還稍嫌遲緩,因此推倒長城或驚爆101大樓的場面暫時還看不到。但或許有這麼一天,當所謂的環太平洋時代到來、華語文的時代降臨,我們也可以透過電影造神運動,創造這樣一個讓人愛恨交纏的螢幕新首都。



註1:此文不幸因為某雜誌稿擠被退件,於是乃惡稿之。
註2:圖片感謝電通甜姐不辣熱情代蒐。


創作者介紹

CHEER.chou

cheerch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