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我必須承認前進曼谷聽惠妮演唱會的決定太過衝動,當然作出此決定的原因很多,有興趣了解的請附回郵,寄到以下地址(雙手在胸前比劃),我們會有專人為您服務唷!

當然,第一個要面臨的問題就是請假。曼谷演唱會比原訂參加的香港演唱會早了一週(雖然我到要出發前才恍然大悟),要跟老闆請假的時候也已經剩不到一個月了,由於這是我今年第二度調假,雖然只請兩天,還是被唸了一頓。

再來,就是買票了。由於優爸(愛惠廣播網台長兼執行董事)留下了售票的網站,所以我就直接進去晃了一圈,但是向來對網路購物有障礙的我,實在是丈二金剛摸不著腦袋。還好該網站還算貼心有英文服務,才讓我在最後一刻搞懂這個購票、領票程序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至於飯店、簽證、機票,那更不用說了。由於本人龜毛症發作,以上三件事全部在出國前一天才入手,當天我真的覺得有上帝保佑、天使降臨。

而最糟糕的是,當我上網印下演唱會場地的地圖,才發現Impact Arena根本遠在曼谷郊區,幾乎快要到機場。既沒有捷運到達,也沒有標示公車路線,對於一人前進曼谷的我來說,除了計程車之外,似乎沒有其他選擇。

演唱會那天我一早去了臥佛寺跟皇宮,想說逛完之後坐計程車回市中心逛百貨,再坐捷運到離交流道最近的勝利紀念碑站招計程車。無奈事與願違,皇宮附近的計程車口徑一致地堅持不跳錶,一開口就是幾百幾百的喊價;嘟嘟車則是堅持要載你遊遍全曼谷的佛寺,幹!

老子花錢坐計程車以來沒有這麼不爽過,於是攤開地圖,看了看背包客的天堂「高山路」似乎不遠,也就不管前一天晚上才去過那兒,也顧不得逛了一上午的鐵腿,反正老子要錢沒有,要腿一雙啦!使起性子就往高山路走去。

所幸高山路真的不遠,並且,就快到在高山路時,我發現了我住的旅館的分店。於是匆忙地在高上路上料理了一頓後,看看時間不早,就走到旅館的櫃檯,請櫃員幫我招一台計程車,並詳述我要去的地方,最後確定採用跳錶,並且走High Way再加價50銖,我也同意了。於是,Impact Arena,我來了!

到了Impact Arena,換到票,我正因為售票口貼著的「Ticket Sold Out」感到慶幸,才發現我原先一直以為是晚上七點開始的演唱會,實則是八點。媽呀!還有三個小時,在這個鳥不生蛋狗不拉屎的鬼地方,我根本不知道我該幹嘛好。

服務台一直大聲地以泰語廣播著我聽不懂的話,所有協辦單位都有攤位,各自用力地播放著各自的惠妮,在空曠的迴廊裡互相交擊,我只能說,為了惠妮,再多痛苦的等候,相信我也能承受。

七點半,在某位搖著屁股、用下巴看人的泰國「重量級女士」(是皇后嗎?)大駕光臨後,終於開放進場了。由於我身負「愛惠廣播網曼谷特派員」重任,於是錄音筆跟照相機可千萬要想盡辦法偷渡才行。

錄音筆還好處理,由於尺寸迷你,塞在眼鏡盒裡就能順利通關。數位相機就有點難度了,畢竟尺寸沒有那麼好收藏,工作人員也不是拿個小手電筒隨便照照就放行,他們還會從底下搖動你的包包,在一陣天翻地覆中糾出你的違禁品。

於是,我心生一計。我用早上進皇宮時備用的T恤輕輕把相機包起來,但是在工作人員的奮力搖動之下,相機還是滾了出來。此時,我先裝無辜,睜眼說瞎話地假裝不懂規定。然後,在他們指出牆上巨幅的圖示後,我再恍然大悟地把相機拿出來,猛按power鍵,說「No Electricity! No Electricity!」但實際上,我只是先把早上耗盡的電池拿出來演戲。

無奈,似乎再多的無辜臉也打不動泰國佬。相機還是被迫寄物,但總算也成功偷渡了錄音筆,算是有達成一半任務的機會。

進場後,循線找到我的位置。我坐的MM區,位置其實比地板區還好,就在舞台左前升起的地方,尤其對於像我這種五短身材的人,坐在地板區大概只有當一晚長頸鹿的份。而從進場情形看來,開場勢必是要delay的,於是我開始觀察週遭的人物,試圖了解一下惠妮的泰國樂迷概況。結果年齡層還挺高的,大多是25-40以上,年紀再小的幾乎都是中年夫妻帶的小孩子。不過那也許是因為我坐的位置是最貴的6000銖地區;或者是因為,像Impact Arena這種地方,沒有車還真到不了。

終於,場燈暗了。惠妮的One Night in Bangkok就要開始了…(待續)



創作者介紹

CHEER.chou

cheerch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