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cabinboard__span

身邊太多信仰堅定的宗教份子,早料到有一天會被問到「你信嗎 ?」這種問題。雖然我大多認為那只是草率提問,但我無意爭辯,只能說宗教對我來說是學術議題,我相信萬物之上有一股力量,操控着我身邊的一切,就像設迷宮給老鼠脫逃的實驗一樣,”祂” 一邊操弄、一邊笑看我的思考與選擇。至於你選擇用什麼角度理解、用什麼名號去稱呼祂,那就不是我該在乎的事了。如果你稱呼祂為 Sitterson,那不妨就說是 Sitterson 設了局讓我看了【詭屋 The Cabin in the Woods】吧!

說來奇怪,近期強片接二連三,怪片也所在多有,但我偏偏就對【詭屋】抱持著高度興趣。尤其它的預告片既不吸引人,卡司也不甚堅強,但是零星看到幾個臉書好友推薦時,竟然會有「先不要細讀以免被雷到」的想法。我想要不是睡覺時被人植入了什麼念頭,那肯定是化學部 ( 爆雷 ) 在我的染髮劑裡動了什麼手腳。

於是,我竟然開始有魂無體地約人看【詭屋】。首先當然找上首席噁爛電影友伴黃小天,但沒想到他竟然約了人隔天要去我拒絕往來的京站威秀看【詭屋】,一氣之下馬上二話不說改約他去看【復仇者聯盟】,我想這一招大概老練如 Sitterson 也猜不透吧!



但我沒有對【詭屋】死心。過了兩天,決定改變策略,在臉書上現約今晚看【詭屋】不嘴砲,這次願者上鈎的是宮女櫃姊張肯抓。但是人算不如 Sitterson 算,提前了半小時到,【詭屋】竟然只剩第一排的位置。究竟是人太多,還是詭屋太小間咧?一氣之下馬上又二話不說改看【春嬌與志明】,幸好這都會情懷有觸動櫃姊的熟女心弦,也算不枉白白被嘴砲一場。



老實說我沒有劉備那麼傾慕孔明,所以過了一個母親節週末,就有點把【詭屋】給拋在腦後了,但我想 Sitterson 並沒有想要跟我善罷干休,於是就設了局讓歐文週末加班禮拜一到公司想睡覺只好下午請假去按摩然後逼我約他吃晚飯還不經意問我今天回家還要工作嗎於是我想好像也可以不用就順口問起:「那我們來去看詭屋吧?」雖然說三顧詭屋終於成行,但現在回想起來這一切還真不對勁。( 而且我是不是把歐文的行蹤都洩漏了?)

一如我往常文章的前言總是廢話冗冗,如今正題才要開始。如果要用簡單一句話來形容【詭屋】,叫它作「鬼片界的復仇者聯盟」還行,說是「驚聲尖笑的突變版」也可以 ( 根據三一律可證明復仇者聯盟是超級英雄版的驚聲尖笑無誤 ),但是它的次文本意義絕非這三言兩語可以打發的。

如果我是專業的網路電影達人的話,也許我應該用 B-Movie、cult 片等專業語彙來詮釋它。如果我是學院派的影評人的話呢,我應該深入探究它對於影像觀者、被觀者以及操弄者、被操弄者的角色倒置,以及對電影產業的明嘲暗諷多所著墨。但我什麼都不是,電影裡又沒有什麼屎尿畫面,所以我也只好用「關鍵時刻」的角度來分析這座詭屋。

話說,以下這樣的故事你一定不陌生:人類因為貪婪或驕傲或愚蠢或 whatever 惹怒了天神,於是天上降下災禍,只有一對男女 ( 通常是兄妹 ) 得以逃過劫難。最後,為了延續人類的命脈,他們只好結合,成為了後世人類的共同祖先。沒錯,這是許多中外洪水神話的原型,也正好兜上了【詭屋】的結局。

fran_kranz_cabin_in_the_woods_by_diyah_pera_

當大魔神被釋放出來毀滅全人類,世界只剩下 Dana 跟 Marty 這對不顯半絲曖昧情愫的男女,他們成了新世界的亞當夏娃、伏羲女媧。然而,當新世界從他們身上展開,他們所見識過的這些妖魔鬼怪,也就好像墜落的記憶從猿猴時代就隨著基因存放在人類的身上一樣,世世代代烙印在人類的腦海裡。於是,後世的人們不僅可以憑空寫出山海經、異物志,更是有取之不完、用之不竭的一肚子鬼故事以及恐怖片題材,’cause it’s in the DNA!

換句話說,如果我們就是那些後代,那麼【詭屋】所呈現的,就是所謂上一次文明、亞特蘭提斯、或者馬雅太陽曆所載「上一個太陽紀」的崩解。這樣說會太玄了嗎?( 還是說這些話從哲青口中說出來會比較好理解?)

我想,要承認自己的遠祖其實是一個老菸鬼跟一個反應慢半拍的假處女,的確是會有點難以啟齒。而且不無可能也會有人想問我是抽了多少大麻才會寫出這種 non-sense 的影評,但這些都不是重點。重點是,還有八分鐘就天亮了!我再不睡就要地球毀滅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CHEER.chou

cheerch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KIMX70
  • 哈哈哈你的評論好幽默啊!我喜歡
  • 訪客
  • 你哈哈哈個屁啊

    智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