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為了工作需要買了一本PPAPER來參詳。說實在的,離開廣告公司以後就很少再去翻這些圖勝於文的花草系雜誌。剛剛速速翻過之後,突然想起上周逛到孫毛毛同學網誌時,談到有關【這不是一本型錄】這本書的話題。當時我烙下的話是:「我看 PPAPER 最討厭的就是他們兩個對話的這個專欄,總是覺得這兩個人不知道在危言聳聽個什麼勁,難道他們兩個不出來說說話,世人的品味就要沉淪了嗎?而且生活態度是一回事,這世界上吃不飽的人多的是,他們口中的品味卻像是老派的瓊瑤電影一樣不食人間煙火。是 - 怎 - 樣... 」

果然,許久不見,PPAPER 依然保有它一貫的風格。只是離廣告圈越遠,越覺得它不親切。

我從來不否認我對「廣告人」這三個字很感冒。對很多人來說,這三個字像是一團粉紅色的迷霧,伴隨著金色亮片飛舞。人一出場,身上彷彿就貼了知性、感性、創意、藝術、潮流等五顏六色的標籤,懂得吃喝、懂得享受、打扮入流、出入時尚場合、開口言之有物。當然,這並不全是廣告人的作為。因為雖然的確有這樣的廣告人,但畢竟只是少數名氣與財力可以並駕齊驅的傢伙。大多數的廣告人還是經常穿著拖鞋在公司為提案加班熬夜,既不慢活也不快活,更談不上樂活,頂多是要死不活。

但是樂於承襲「廣告人」這個知性菁英階層的人大有人在,他們不是那些老把國際名牌掛在嘴邊和腰間的庸俗暴發戶,比起來似乎有是多了一份知識份子的冷靜與熱情,開口閉口都是質感、機能、設計、品味,一天到晚清談些慢活樂活的模糊字眼,儼然自許為現代人的生活導師。如果用一種比較粗略的掛牌方式,我會叫他們「城市型文化菁英份子」。

表面上他們似乎是生活高手、不管奢華或是樸質都能無入而不自得。然而他們所渴望的鄉間生活,恐怕不會是每天還需要煩惱柴米油鹽的貧農生活。即使他們曾經稱讚過虎標萬金油包裝設計很美,當被蚊子咬的時候,我不覺得從他們那價值動輒上萬的手提包裡,會拿出虎標萬金油。你懂我的意思嗎?

當然,我必須說我身邊這樣的人也不少。

猶記得我前陣子剛提出想在台北開 YH 的時候,問過了不少朋友。幾乎每個人的第一句都是:「為什麼要在台北市?」大家都覺得,到東部或山上去開個民宿,才是更好的選擇。原因很簡單,他們覺得那樣的環境,才能創造出有別於城市、更吸引人的「生活」樣貌(多麼都市人的想法)。即使當我解釋了 YH 跟民宿的客群不同、取向不同,乾淨、便宜、交通方便、人際互動才是訴求重點,還是不免強迫灌輸「有特色」是很重要的一件事的觀念。

要有什麼特色呢?為什麼一定要有特色呢?就不能只是每天早上看過即丟的捷運爽報,一定要作成 PPAPER 嗎?即使爽報上庸俗的笑話還能讓你會心一笑,PPAPER 介紹的設計師你連名字都念不出來,也一定要 PPAPER 嗎?

我不是在攻擊 PPAPER,我只是舉例來說。如果我們連一些基本的需求都沒辦法自我滿足,實在沒必要一天到晚鼓吹人們去妄想那種不食人間煙火的品味生活。

最後,大家都知道我愛吃炸雞翅這件事,可是炸雞翅骨頭很多,我沒事會在家折一些紙盒待命。一般來說,用廣告傳單折的紙盒都太薄,而且打開後如果看到家樂福特價的雞翅活生生血淋淋的躺在裡面,食慾馬上大打折扣。所以通常我都會選規格一致、磅數厚一點的紙,最好是畫面唯美到假掰,還有大明星的臉在上面可以幫雞骨頭吸油。我必須說,這一期的 PPAPER 非常適合。

    全站熱搜

    cheercho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