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神】中,落魄的史蒂芬周初嚐雞姊的雜菜麵,給下了一段經典評語:「鹹水麵沒過過冷水,所以麵裡面全是鹹水味。魚丸也沒有魚味,但是你為了掩飾,特別加上了咖哩汁,想把它做成咖哩魚丸。但這麼做太天真了,因為你煮的時間不夠,咖哩的味道只在表面上,完全沒有進到裡面去,放進湯裡面魚丸就被沖淡了。好好的一顆咖哩魚丸,讓你做得是既沒有魚味又沒有咖哩味,失敗!蘿蔔沒挑過,筋太多,失敗!豬皮煮得太爛,沒咬頭,失敗!豬血又爛稀稀的,一夾就散,失敗中的失敗!最慘的就是大腸了,裡面根本沒洗乾淨,還有一坨屎,你有沒有搞錯?」

如果你沒有耐心看完以上的台詞,那麼你可以去看看【SPIDER-MAN 2】,也許可以由衷體會一碗「失敗的麵」是如何讓人「吐」。

首先先說鹹水麵。麵條,就像是一碗麵的劇本,即使配料再精采,麵條本身難吃也夠讓人覺得噁心。本劇的劇本可絕了,你要問說他是寬麵窄麵烏龍麵蕎麥麵我還真的答不出來,也許最接近的,應該是肝腸寸斷刀削麵,劇情一會兒鬆、一會兒緊,一下拖泥帶水要死不活,一下又速戰速決草草了事。讓人拿這了種麵當壽麵的話,要不是祝你久病在床纏綿病榻,就是祝你青春正盛英年早逝。

再來說說咖哩魚丸。第一集中,班叔的死讓彼得帕克深刻體會「力量越大,責任越重」這樣忠孝情義難兩全、任重而道遠的英雄使命,就像一顆包藏內餡的淡水魚丸,嚼勁無窮、多汁鮮美讓人回味再三。

而第二集的角色們大概是價碼沒談攏:該笑的時候笑、該哭的時候哭、該出場的時候就出場、該生氣的時候就生氣、該死的時候也就直接勾魂免等閻王翻閱生死簿,圍繞在彼得帕克身邊的只是一群龍套演員、失敗的咖哩魚丸。所有的戲只是為了作戲而作戲,你甚至無法說他們虛情假意,因為鋼板上流下一滴水你也不會覺得是眼淚,既沒有魚味又沒有咖哩味,又何來情可虛、何來意可假?失敗!

好的配樂可以帶動觀眾情緒這種廢話我不必多說,但至少不要干擾欣賞畫面算是配樂家的基本職業道德吧!那不好的配樂自然是沒有挑過筋的蘿蔔囉!不但沒有溫吞的順口感還會札舌,飛行天際時那「哈~~~ 哈~~~」的教堂聖樂就算了。彼得帕克擺脫蜘蛛人身分後漫步校園那一段真是噁濫到不行:「Rain Drops Keep Falling On My Head」配上一路假笑的貓步加滑倒,簡直是慾望城市的男版凱莉,多餘到不行,建議打上「要上廁所趁現在」的字幕,至少提供一點貢獻。

本片太爛的豬皮莫過於主要反派角色—看起來很強,實則很是滷肉腳的八爪博士。強的時候把蜘蛛人打得稀哩嘩啦,結果卻敗在薄弱的心理素質。最後那段循循善誘,很像最近衛視中文台正在播的聖鬥士星矢。雅典娜的聖鬥士們為了除去尼貝龍根戒指以拯救世界,即使被打得稀巴爛,也要對神之領域的神鬥士們開起「喚醒良知之道德重整」講堂,最後再來絕地大反攻。

八爪博士就像神鬥士一樣是清醒時為真理而愚昧,被邪惡控制時則壞得有夠厲害。這種一翻兩瞪眼的性格刻劃,比起綠魔鬼被逼上絕路而衍生的雙面性格,還是差到十萬八千里,有夠爛的爛,所以八爪博士你還是趁早滾回海底去唄!

至於爛稀稀的豬血,則要頒給本片大導山姆雷米,難得有機會拍這種鐵定賣座的「鉅片」,我說你也認真一點,難道你的料就這麼這麼薄,顧得了特效顧不了劇本,管得住演員管不住表演?讓我想想你以前拍過莎朗史東+金哈克曼+李奧納多狄卡皮歐【致命的快感】,還是凱特布蘭琪+基努李維【靈異大逆轉】,嗯…也許第一集的好,算是難得的意外吧!

最後的最後,帶屎的大腸-我說小陶比,你就不要再推託了,這除了你還會有誰。從你演出蜘蛛人那天起,就沒人看好你這一個瘦弱小鬼怎能演出這飛簷走壁的漫畫英雄,但在第一集裡,你就跌破大家眼鏡,該強則強、該弱則弱,從小鬼到英雄的演出分寸掌握在手。

第二集,你也跌破大家眼鏡,五味雜陳的情緒一次寫在臉上:先是壓力大到「硬不起來、射不出來」,後來醫師叫你不要去想當蜘蛛人了你就不去,博士叫你勇敢去示愛了你就去,梅嬸跟你說大家都在等蜘蛛人回來你又反悔。你人云亦云、危言聳聽,還算不算是一個男子漢啊?當你哭的時候,大家會納悶「你哭個屁」;當你笑的時候,大家會想「你笑三小」,一個英雄做到這麼沒人格,我想你也夠了、可以了。

看完電影的當下,同行的友人說:「他其實可以只要剪成一個小時,應該會很不錯吧?」
我說:「他其實根本不該拍第二集。」

唉,只怪我沒有及早體悟史蒂芬周在【食神】裡埋下的伏筆,我真是猜不透你啊!星爺。



創作者介紹

CHEER.chou

cheerch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