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首先我必須要澄清,以下言論並不代表我支持或反對什麼政策作為,我想要探討的是台灣新聞媒體的現況。

最近衛生署長說他不齒某電視台危言聳聽的行徑,並指稱該主持人對於某位自稱醫師的民眾call-in的內容應適時予以制止或糾正。這整件事不但吵得火熱,其所引發的效應看來暫時不會平息,因為站在新聞熱點上的楊署長今天在另一場合提出有關疫苗的議題馬上就被放大檢視了,並且對號入座的大話新聞及鄭弘儀也重砲反擊了。

我必須說,我認同楊志良說的話。媒體的不當煽動的確會造成防疫工作的困擾及混亂,而且主持人放任來賓及call-in觀眾無的放矢相當不負責任。但是很可惜的,不管他說得多麼義正辭嚴,我們最終還是只能透過媒體來了解他的談話內容。而「透過媒體來了解衛生署長評判媒體的內容」,我想除非全台灣觀眾都開了天眼,不然很少人能從中看到真相。

簡單地說,事不關己的新聞台正好拿這雞毛當令箭,打落水狗之餘也順便自我宣傳一下。被批評的媒體當然不會輕易鞠躬道歉,馬上端出新聞自由的神主牌來擋煞。在這彼此斷章取義的來回之中,真的有人看懂發生了什麼事了嗎?真的有人從這些新聞報導裡面看懂為什麼楊志良建議不啟動國安機制?重症病例為什麼要改叫住院病例?有人真的因為更了解新流感的病徵及危險嗎?真的有讓疫情更透明、讓民眾更了解該如何防制嗎?很可惜,並沒有。

但這個爆點,驚動了媒體、名嘴及政客們,各個就像蒼蠅聞到屎味一樣地靠了過來,原本楊志良是希望媒體們在作疫情相關報導時能多作功課、不要只會下聳動的標題,這樣的美意最後當然是化成泡影。他說過的話最終也只淪為鏡頭前面那些口水滿天的人嘴裡的梗、編輯室裡那些唯恐天下不亂的人手下的標。花時間作功課?現在的新聞就像泡麵一樣,只要熱水灌下去有香味飄出來就好,誰會聽你苦口婆心說要大骨湯頭熬煮三天三夜?

所以有人說,楊志良根本不該講那些話,就算是實話,也只會引發不必要的口水戰。

是嗎?我認為身為衛生署長以及防疫總指揮,楊志良說的話並無不妥。反而是媒體一再斷章取義譁眾取寵,卻沒有盡到其應盡的責任,去作出公平、客觀、深入而言之有物的報導才應該被檢討。因為不管受訪者說出什麼樣的話,媒體的責任不就是揭示真相嗎?為什麼總是在扒糞呢?因為他們才不在乎這些,他們只會前手拿著言論自由的盾牌擋著,後手就過濾著對收視率、黨政立場、廣告置入有利的訊息發佈。他們才不管你說的是實話謊話,只要有賣點的就是好話。

如果說台灣透過代議制度實行的民主不是直接民主,台灣的言論自由在這些新聞媒體的綁架下,也只能稱為是代議的言論自由。媒體似乎在為我們發聲、彷彿在為我們執行第四權。可是這真的是我們所授權的嗎?大家當然搖頭說不是,誰願意將自己跟李濤或是鄭弘儀劃上等號?但事實上,有什麼樣的媒體,就有什麼樣的觀眾;有什麼樣的觀眾,就有什麼樣的媒體,這是雞生蛋、蛋生雞的邏輯。

當你轉開電視,鎖定某家新聞頻道時,就等同於將自己的發言權授權給他們了。為什麼?很簡單,因為收視率會說話,只要你所喜歡、認同、關注的議題,就會是他們願意持續操作、加碼的指標。當有一天他們的作法遭到質疑時,因為這是你想聽的、你想看的,你的「知的權利」、你的「言論自由」就變成他們的免死金牌了。

你覺得媒體真的很在乎你想說什麼、想知道什麼嗎?一點也不,他們只在乎能賣給你什麼。你覺得媒體真的很在乎你的言論自由嗎?一點也不,他們只在乎自己靠著招搖撞騙賺錢的自由。既然媒體根本不在乎你,那為什麼要隨著媒體起舞、作他們的一顆棋子,而不是想辦法去多了解一切事情的真相、去建立獨立思考判斷的能力呢?

最後,我要向楊署長提出一點建議。新流感致死率據WHO估計大約0.4% ~ 1.6%(一般流感是約0.1%),然而媒體致人腦殘率我看遠高過於這個數字,話說腦死不能復生,為了國人的身心健康著想,我建議在全民防制新流感之餘,也應該要好好正視這個問題。


創作者介紹

CHEER.chou

cheerch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周阿季
  • 台灣的新聞台看久了,會得躁鬱症!
    如果我有小孩,我一定請他去唸精神科,台灣媒體再這樣下去,精神科絕對每天會有排隊等看病的病患!!!
  • pinky
  • 台灣的新聞台像是每天拎著菜籃的歐巴桑~
    今天"怪事"肉攤上有啥就抓啥
    沒有負起教育大眾的責任
    不是說日本新聞比較負責任
    但是 他們會用數據等較為可信的資訊來報導與分析新聞
    比較用功
    並且 日本報新聞的人沒有太情緒化的口氣和表情~這個我覺得也很重要~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